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LOGO
国医大师金世元谈中医药外治传承发展 一代宗师素檏中医院获认可_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

新闻中心

国医大师金世元谈中医药外治传承发展 一代宗师素檏中医院获认可

6月30日到7月2号,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受邀到北京参加由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等23部委共同主办的第11届“中医中药中国行”活动。我院通过中医古法摊膏技术教学、鲜膏融水试验、儿童健脾水膏制作、自制古典陶瓷香瓶等环节,来展示中医药外治健康新理念,征服了现场的众多嘉宾,获得了全国政协副主席、农工党中央常务副主席何维,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党组书记、副局长余艳红,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于文明、国医大师金世元等列席领导及大师的一致肯定与认可。

国药大师金世元与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的奇妙结缘
(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工作人员与金世元教授合影)

 
活动结束后,我院相关负责人栾鹏飞、张鸿霖、王新凤一行人,来到了金世元教授家中做客。金世元教授惜才爱才,惜药爱药,与我院大夫进行了一场愉快地交流。

金世元教授时时刻刻关注着中医药外治传承发展及外用传统制剂的发展状况,他认为中医药外治是很重要的一种治疗形式,膏药是中国传统制剂,透皮给药,方便快捷,应该发展好、传承好。  

初遇中药,学徒为始

1940年,14岁的金世元被父亲送到了北京复有药庄做学徒,做学徒期间,很是刻苦努力,因为从哪个时候起他就已经清醒的认识到,德是立身之本,我们一切行为、工作都离不开德,特别是中药是拿来救命的,人命至重,贵于千金,所以说做这项工作,必须得有德。金教授刚开始做学徒时 ,因为个子矮,炒药的时候,那个灶台旁边还得垫两块砖,一边炒药,掌握火候,还要烧柴火。夏天出汗就不说了,要是炒炮姜碳,把生姜搁在里头,立刻连呛带热就出汗,由脊梁上头就往下流黄水,炒炮姜到最后得炒黑了,再出汗就是黑水。而且避免不了有事故发生,什么手烫了,脚烫了,那都不当回事,哪怕身上烧出了燎泡,还是照样干。就这样工作时间长,劳动强度大,一年十二个月一天十二个小时以上,他还是坚持不懈的努力着。

中医药路上的“九九八十一难”


当年,金世元通过北京市卫生局举办的“中医师资格考试”,拿到了中医师资格证。他最后还是决定弃医从药,这份割舍,或许留下了些许遗憾,但医药兼通皆精的金世元,成就了中医药界一道独特的风景。他经常为了熟悉药材,不管路有多难走,多危险,全国各地的跑。可以说由北方寒冷的黑龙江到南方四季常青的海南岛,从西部的青藏高原到东部的沿海,他都去过,到全国各省,深入产地,深入药农。有一次他去内蒙,路过十八盘梁的时候,不是很宽的马路,那很窄,过一汽车就很紧张,他坐着汽车,快到这个山梁上边了,这汽车却不走了,让旅客都下来,司机说太危险了,再走这后轱辘就要掉,他仔细一瞧,如果这一掉一翻车,整个都会滚到山底下。但是金老却很豁达,他说出门嘛,就是会有危险。所以靠着这股韧劲和豁达,在评选出来的三届国医大师中,他是惟一的药师;而在药师中,他也是惟一的国医大师。

求真、打假、重德

在他看来,人生如药,做人、做药都是一个道理——求真、恶假、重道德。从业近80年,他大力推崇地道药材,自己通过多年研习和实践,能够精准把握每种药材的真伪优劣。求真,必然伴随着恶假。金世元对假冒伪劣药的痛恨、抨击,故事颇多,为业界津津乐道。金世元曾发现北京市面上有两种“牛黄清心丸”、两种“苏合丸”,虽然名字相同,但成分差异很大,实际效果截然相反,误服延误病情,甚至危及生命。金世元的上报,引起国家有关部委的重视,随后冒用药名的两家药厂被叫停。


国药大师金世元与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的奇妙结缘
素朴中医院张鸿霖大夫与金世元教授展开交流
 
这次到金老家中的做客,金老与我院大夫相谈甚欢。谈到“中医药外治发展”、“现代技术与古法炮制”、“野生药材与人工种植药材”等话题时,金老都有着非常深刻的见解。

临别之际,金教授还在书上题词以鼓励我院一行人,并嘱托我们一定要坚持做精药、做好药,不忘初心,把中医药外治更好的传承下去。


(金世元教授为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题词)
 
金世元教授的认可与鼓励,使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到身上所肩负传承中医药外治的责任,更加让我们坚守“让中药外用影响世界”的企业使命,这将激励着一代宗师人更好的传承中医药文化,为实现中医药事业的伟大复兴添砖加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