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LOGO
素朴中医院青年医师养成记/张志伟:回眸岁月 医路无悔!_一代宗师素朴中医院

新闻中心

素朴中医院青年医师养成记/张志伟:回眸岁月 医路无悔!

作为一名医务工作者,我正式宣誓:
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人类;
我将首先考虑病人的健康和幸福;
我将尊重病人的自主权和尊严;
我要保持对人类生命的最大尊重;
......
       2400年前的《希波克拉底誓言》,犹如一部医德圣典,时时提醒身为医者的张志伟“事关生命,审慎待之;患者为先,无惧无悔!”
       都说医路难走。回溯张志伟从医的十年,有坎坷、有迷茫、有付出和牺牲,却唯独没有后悔。用他的话说:受挫时,想想来时的路,便有了坚持下去的勇气。
       关于张志伟口中“来时的路”,可以追溯到他与中医结缘的始末。
耳闻目睹,中医种子深种
       年少时,家住太行山脉的张志伟常能听到父辈提及有关中医治病的人和事:乡镇卫生院不善考试的中医大夫医术了得,不仅可以做到三五副药解决多数疾病,且对内、外、妇、儿样样精通;依靠祖传方药治疗鼓症(现在的肝硬化肝腹水)的老中医远近闻名、效优价廉;患胆囊炎合并黄疸的父亲被一中医大夫三副药治愈;患有顽固性偏头痛的姥姥奇遇上山采药的老药工,得其诊治,药用不足一半,病已好得七七八八......这样点点滴滴的浸染和家人对于中医的认可都成为深埋在张志伟心中的中医种子,待得时机成熟,便会萌芽生长。

情系中医,少年郎执梦苦读
       为圆中医梦,张志伟在漯河医专中西医专业毕业后选择了继续深造。2008年9月,张志伟如愿进入河南中医药大学骨伤系第二临床中医学专业就读。至此,开启了属于他的青年医师成长之旅。
读书从来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是读中医。在河中医就读的四年,张志伟最大的成就是“背书”,用他的话说“凡与中医相关的书籍,不管多厚,背就是了。”也正是有了那四年的笨功苦功,才有了张志伟今日系统完备的中医理论体系。
见证奇效,初窥针灸全貌
       毕业前一年的临床实习经历是张志伟选择疼痛类专科的重要推手。按照学院要求,张志伟分别于2010年上半年和下半年进入河南省中医院、温县中医院实习。也是在实习的过程中,张志伟第一次在河南省中医院见证了读书期间了解到的火神派方子在临床的应用;最重要的是,他在温县中医院遇到了堪称其“执业导师”的针灸科主任赵修照。用张志伟的话形容这位老师“赵主任就是大师在民间的真实写照。一双妙手、一根银针,挽救了太多百姓的健康,就连太极拳传承人陈小旺的多年骨病都是赵主任治好的。称其为神针,丝毫不为过。”
       正是基于对赵修照的敬佩之情,张志伟对于针灸的运用有了初步认知。
善总结,坚定医路信心
       2011年,被提前签订就业协议的张志伟顺利进入荥阳市中医院针灸推拿康复科工作。事实上,用“疑难杂病科”形容该科室更为贴切。因为到该科室就诊的多是其他科室难以解决,或者短期内难以有效解决的患者。如骨病、眩晕失眠、面瘫、中风后遗症、月经病、男科病等等。面对这部分患者,张志伟在临床施治的过程中通过不断总结发现了一个令他十分惊喜的结论:因为长时间受疾病困扰,这一病患群体患有基础病的比率相对较高,多以同时伴有几种疾病群体为主。而经过针灸推拿治疗后,很多人出现了治腰的失眠好了,治眩晕的耳鸣轻了......
       正是这不经意的小惊喜,让张志伟更加坚定了在中医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信心。只是,从这一刻开始,距离张志伟潜心骨病专科还隔着一次有关正骨的神奇经历和三年时间的不断积累。
阅历助推,情定正骨
       在荥阳市中医院工作的过程中,值夜班的张志伟接诊了一例年轻病人,腰疼一周,严重时难以走动或站立,休息后症状减轻,如此反复一周后的下午突然加重导致夜晚坐轮椅挂急诊,检查显示有突出,但与临床体征不相吻合。张志伟在综合评估后认为这是一例骨关节错位的病例,便为其正骨。正完骨后,患者随即可离开轮椅,走路弯腰都正常。
       也是在这次神奇的正骨经历之后,加之三年的临床经验和不断汲取的杂乱中医理论知识,让张志伟对效优价廉、立竿见影的实操适宜技术需求迫切。正骨成为了张志伟的不二选择。
艰辛求索,修炼医技
       找到兴趣所在的执业方向的那一刻,张志伟的内心充满窃喜和满足。只是,他低估了走一条与自己所学专业不同的路需要付出和牺牲的有多少。
       接下来的整整六年,张志伟都在习名家之所长为己所用,并不断建立自己的诊病治病理论体系。期间,经历了多少次推到重建、再推倒再重建的反复验证,张志伟已记不清。但他始终记得患者的认可和疗效的验证才是检验自己医技好坏的黄金标准。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知,张志伟在学习和临床中更注重辨证疾病的复杂性。比如,针对脏腑虚衰型(即有气血或内科疾病)并伴有骨关节错位的患者,常会辅以针刀松解。他表示:针刀松解有助于复杂性疾病患者的康复速度,但也需规范操作,不能滥用。很多做技能培训的培训班,动辄五六千元学费,教的技术实用性也是参差不齐,如果自己没有分辨能力和以临床疗效为准的评判标准,所学的技术能给自己带来多大提高就不一定了,甚至有可能是副作用。
       对于修炼医技,张志伟有自己的一套标准:首先,患者需要的,是自己要不断修炼和深入学习的;其次,集众家之长的同时要学会自我消化吸收;再者,临床运用要辨证,不能一套方法适用所有人;另外,要经常复盘,温故而知新,经常整理总结才能有新发现和新思路;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要舍得“笨”功。他提到:一位悟性相对较高的中医大夫,要想在一个专业方向上小有所成,基本需要十年左右的时间;如果悟性稍差,这个时间还会无限延长。没有舍得花“笨”功夫的恒心和毅力,就不要选择中医这一职业......
       如今,十年为医时光匆匆走过,张志伟已然成为了自己心中对于中医定格形象的代言。无论医技和医德,都能称得上“患者心中的好大夫”。回头再看来时路,他不禁感叹:
       中医是一门杂科,需要强大的知识储备方能在读医和从医的不断进取中有所思、有所悟、有所得;同时,中医也是一门治病救人的手艺,你的手艺越精湛,患者的病痛就会越少,你赢得的肯定也会越多,也更能坚定你从医的自信;当然,万事做人为先,将一撇一捺写好,做个堂堂正正的人,凡事多为患者考虑,才是真正成就一个医者的根本。否则,医术会成为一把杀人的刀,与为医初心越走越远。